刚刚,刀已亮出!美国继续封杀华为、中兴

   流氓逻辑:小华!揍你几拳,还敢躲?

  继续拿棍子往死里揍!

  在2019年11月28日“大争之年”的破竹直播中,我就很严肃地提醒大家,对于华为和中兴等公司的贸易战,绝没有结束,这个长期性有着更加底层的ZZ原因。

  当时虽然有很多人已经开始因为“第一阶段协议”笑嘻嘻了,但贸易摩擦的长期性逻辑依然无法改变。

  其实,贸易科技场上的摔跤、碰瓷、瞪眼睛也只是表象,双方关于全球产业链的“利润绝对分配权”才是斗争的核心。

  胜负不分,博弈不止。

  时至今日,我依然还要提醒大家,“放弃幻想,准备战斗!”

  1

  2020年5月14日,美国即对华为、中兴的两轮打击之后,进一步升级了打击的力度。

  据最新消息:美国进一步延长了2019年5月份签署的供应链禁令,执行对华为、中兴等中国供应链禁令延长至2021年5月。

  这个消息一出,那些在几周前还在幻想因为疫情“贸易战会缓和”的,确实应该深刻理解矛盾的长期性和不可调和性。

  向内看,中房这个史诗级的债务大包袱,需要大量的硬核收入来逐步稀释,产业升级、科创突围已经成为“蜀山万险一条路”;向外看,同样核心的美元利益和美股泡沫,也需要继续站在绝对的科技树顶端“垄断、垄断、赚钱,赚钱!”

  换位思考一下,你如果是老美,在科技珠峰的山顶突然看见有个叫“华为”的步伐矫健的快上来了。站在上头,你是“扔石头呢?还是扔砖头呢?”

  为什么华为、中兴遭人恨?

  核心原因就是 动了 这个世界长期既有的蛋糕分配规则。

  而且这个蛋糕关系着美股的泡沫的“根基”,也关系着美元信用的一条大腿“科技霸权”,华为和中兴被人当做眼中钉肉中刺,几乎是必然。

  而且这种往死里“整”是绝无底线的,怎么狠,就怎么来。

  不可逆的逻辑。

  2

  从国际制裁到2020年一季度结束,华为在欧美市场几乎获得了清零式的打压。

  2019年禁用Google应用后,对于华为海外销售造成了严重的打击。最新的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华为在大陆以外市场智能手机出货量骤降30%以上。对比华为一季度的总体业绩,实现销售收入1822亿人民币(约合258亿美元),同比增长1.4%,净利润率7.3%。

  可以说今年一季度如果不是国人的“买买买”,华为的业绩可以说毫无疑问是负增长的。这也是为什么,今年4月初余承东在华为P40系列发布会的头10分钟一直都在讲“华为的独立自主创新和最强国货”理念。

  纷争之年,无论是国人还是企业,爱国本就是“国际商战”的必然表达。

  梳理整个博弈的过程,从抓人到列入实体清单,再到2020年的延长,几乎在明牌告知这场斗争的长期性。

  博弈是主流,缓和是非主流。

  值得警惕,5月贸易摩擦再起,只是开了个小头。因为从2019年5月到目前,国内产业链经过压力测试,供应链“去美国”化已经得到了考验。以华为的核心5G设备和旗舰手机P40和未来Mate40系列为例,基本上已经全面完成了“去美国化”。

  2020年,华为对国内“三中”通讯集团的5G设备大规模供货没有任何问题,国内旗舰手机的大规模供货也没有问题。

  这意味着什么?

  年初观点,伴随着前几轮制裁的压力测试几乎失效,美国很可能已经接下来要进一步升级制裁的维度,2020年最快就在本月,最慢可能也不会超出2季度,新一轮暴风雨几乎必然要来。

  而且本轮制裁的核心将不再是供应链的零部件禁令问题,而是要升级到制造芯片、传感器、智能屏的底层设备上来。

  果不其然,最近美国商务部的最新制裁信号已经十分明确,直指华为以及海思的全球代工企业,这里面包括了为华为旗舰手机P40系列提供芯片代工的台积电。

  意思很简单,凡是跟美国设备/企业/技术有关的全球相关企业,要跟华为切断关系,设备不能让他用!零部件不能供!软件生态要跟华为切割!

  那些不信脱钩的,顿时傻脸。

  华为最新的表达依然很华为,心声社区的一篇“没有伤痕累累,哪来皮糙肉厚,英雄自古多磨难”,显示出这次制裁的凶狠。

  要知道目前国内主要为华为、中兴供货的台积电、华为海思芯片制造商,都是用的进口的专利设备,从设计到封装几乎是清一色的国外设备。

  关于集成电路产业基础设备和设计软件的禁令暴风已经来了,尤其是美国大选甩锅成为ZZ正确的现实下,保持对外的强硬,来吸引大量的“民粹选票”站队,就有了极大的利益和动机。

  散户朋友们,更甚于201905的风险密集区已经落锤,投资场上还是谨慎一些好。

  3

  前段时间对于中芯国际的回A很多人不是很理解,结合最近贸易争端再起,进一步延长对华为、中兴的禁令,把事情连起来看,就很容易理解,新的刀子可能要从更加要命的互联网产业核心设备上动手了。

  刀,已经亮出。

  中芯国际作为国内集成电路14纳米和5纳米产业设备的自主选手,从纽交所退出,快速完成A+H股的资本市场新布局,防范未来风险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结合工信部在最近的关键时刻突然强调“提高国内芯片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满足规模供货的需求”,也在提示着未来竞争的核心很可能要深入到专业设备之争,也就是现代通讯互联网产业的“产业母机”之争。

  这跟当年现代机床领域的博弈基本逻辑是类似的,消费品、产品的竞争是初级的浅层次的,产业母机的卡脖子行动可能才是致命的。

  关于这张牌会不会使用,已经没有争论。

  笔者的观点也很明确:一定会用,而且会加倍到来, 不会等到我们5纳米、3纳米芯片制造设备都突破了才出刀的。

  不要低估了博弈。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