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源何暴跌?疫情并非根源。全球经济或将进入危机模式

  来源:Wind,小明研究

  昨天文章里提到的“超级星期二”,从已经统计出结果的票数来看,拜登暂时领先。

  不过现在谈拜登就此胜出为时尚早,因为:

  1)两者的差距没有大到不可逆转;

  2)超级星期二的投票结果尚未完全出炉;

  3)后续沃伦料会退出选举,对桑德斯有利。

  目前的情况只能说比较焦灼,拜登和桑德斯之间难分伯仲,后续有新的进展我会及时和大家跟进。

  来源:Google,小明研究

  今天主要想和大家聊一下美股为什么连续暴跌,即便在昨天联储降息50bps之后,美股三大指数依然大幅收跌。

  美股的暴跌,我在24号的文章就归纳过四个逻辑:

  1)海外疫情扩散的冲击;

  2)经济周期本身处于疲弱阶段;

  3)政策空间相对以前更逼仄;

  4)价格和估值处于高位。

  明面上,大家都知道这轮美股包括欧洲股市的暴跌,罪魁祸首就是疫情在海外的快速扩散。但深入分析,会发现疫情只是压死美股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疫情爆发之前,美国经济周期的一些领先指标就表现出疲态,最直接的便是美国PMI指数。

  市场都知道美国经济会逐渐进入衰退周期,这才有美国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的几次降息。但没人能准确知道,这个转折点会出现在何时。也即是,从大周期大趋势来看,美股的持续上涨基础已经变得不再如此前那么牢固。

  疫情爆发后,起初国外认为只是零星的个别事件,当做流感来处理。但后面事态的发展大幅超过海外市场的预期。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A股暴跌的时候,海外股市不为所动没啥反应的原因。

  这种预期差会向着纵深发展,现在市场已经将疫情对经济的影响调到非常悲观的级别。美国经济就此被拖入衰退阶段,是市场正在交易的一种基准情形。

  而回到政策空间上,很明显美联储的工具箱已经不如上一次经济危机(2008年次贷危机)时那么丰富了。

  因为:

  1)利率已经大幅调低。

  最新的1-1.25%再往下调两次50bps就是零利率,我认为美联储尚未准备好进入“负利率时代”。

  2)国债收益率已经大幅走低,这一定程度会制约美联储进行QE。

  此前2008年光降息也没用,后来美联储通过直接在市场大规模购买资产来压低债券收益率,才让市场企稳,将经济拖出泥潭。

  当下,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跌至创纪录的1.0%以下。什么叫创纪录呢,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时美联储几轮QE之后的债券收益率,都要高于当下。这让联储通过QE的方式压低收益率的空间变得也大不如前。

  3)美财政政策在减税的背景下,也空间有限。

  特朗普的大减税,令美国政府在财政上可以腾挪的空间,也不如此前。

  然后是价格和估值处于高位,空头几乎死绝。

  美股目前涨了这么多年,几乎已经处于“空头”死绝的状态。这会导致过高的价格一旦出现恐慌抛售就会出现交易拥挤下的踩踏事故,这已经在上一周上演。

  如果市场上空头力量不弱,那么空头在价格暴跌时通常会买回平仓,这也会帮助价格企稳。然而美股长达十余年的上涨,已经让“美股永远涨”的观念深入人心,做空力量几乎死绝。

  这样的情况下,价格一旦崩塌,多头就只会不计成本出货,出现惨烈的“多杀多”的情况。反正长期多头浮盈巨大,少赚点总比不赚要好。

  以上几个因素形成合力,美股的暴跌就显得更加具有内生性。

  疫情的冲击只是扮演了最后一根稻草的角色,并非根源。而美联储的救市难度,也将高于上一轮危机时期。“央妈不是万能的”这一常识,将在本轮全球市场暴跌中得到很好的检验。

  除非海外疫情能有效快速控制,否则,美股的暴跌还会不断自我加强。与此同时,经济危机的可能性也将沿着自我实现的路径不断上移。

热文推荐